西班牙老人院新冠肺炎肆虐 近一月内超4000人死亡


鉴于旅游业和出口是该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,新西兰将在短期内面临经济下行压力。但总的来说,新西兰处于稳定复苏的有利位置,政府债务水平较低,且有能力实施量化宽松政策以保持低利率。

去年,邻国刚果民主共和国暴发埃博拉病毒后,卢旺达成功将疫情控制在边境地区。

来自肯尼亚非洲领导力大学的学生阿奇恩(Garnett Achieng)表示:“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外国学生选择留在卢旺达,因为我们觉得卢旺达政府的处理方式比我们的家乡要好得多。”

此外,丹麦发达的医药行业可能也是一大优势。据悉,由于前期措施奏效,丹麦政府将从15日起“逐步、有控制地”解禁管制措施。

分析认为,新加坡在防疫上行动迅速,病例增长曲线也相对平缓。

不过,疫情也暴露出美国在全民医保上的不足。罗格斯大学管理和劳工关系学院经济学家迈克尔·梅里尔(Michael Merrill)表示,“如果想回归一个月前商业化密集、互联互通、高度网络化的社会状态,就必须建立新的公共卫生体系,实行可持续的社会保障措施。”

作为一个小国,新加坡要想成功恢复经济,势必有赖于世界其他国家的复苏,但居民们普遍充满信心。“我认为在熬过这一关后会让所有人变得更坚强。”当地居民贾斯汀·方(Justin Fong)说。

值得借鉴的一点是,新加坡政府信息透明。尽管防疫举措严格,例如违规者会被没收护照和工作证,但民众配合度较高。新加坡居民康斯坦斯·谭(Constance Tan)表示,政府在应对危机时采取的每一步都很透明,所以民众信任政府,愿意遵守强制执行的措施。

另一点,丹麦文化偏重于信任权威、愿意为共同的事业团结一致,也使防疫措施更有成效。克里斯蒂安森介绍说,最近“公民责任”这个词开始在丹麦媒体和社交平台上流行。相比于那些更崇尚个人自由的欧洲人,大多数丹麦人都感到有道德义务为公共卫生做出牺牲。

“总体而言,与其他国家相比,美国经济更能从重大冲击和潜在长期危机中复苏,因为美国人口更年轻、流动性更强,劳动力市场的限制也更宽松,有利于劳动力的再分配。”美国圣母大学经济学教授埃里克·西姆斯(Eric Sims)表示,“而且,相比其他央行,美联储和英国央行还有更大空间,来实行更宽松的货币政策。”